刷卡便利程度影響消費慾望

前幾天到台北上課,回程時剛好遇到晚餐時刻,反正距離搭車還有一個多小時,不吃點東西覺得對不起自己,且等我回到鄉下又剛好沒東西可吃,晃了台北車站二樓微風一圈,看到滿滿的排隊人潮,讓我決定去擠麥當勞,排隊的空檔看到麥當勞在推儲值卡,當時沒多想,點餐完就順勢掏出了我使用一整天的悠遊卡combo信用卡來結帳,結果櫃台妹妹很正經地跟我說「不好意思,我們不收信用卡卡」,我才趕快翻找錢包找現金,事後想想,連跨國企業在台灣都還不能用信用卡結帳,都要走進虛擬貨幣的年代了,台灣的消費環境還在點算鈔票…

這次去韓國玩,對於韓國的消費多以刷卡為主覺得驚豔,相對於中國的支付寶、微信支付等可能因為國情不同,實施起來對於資安恐有疑慮,相較於支付寶這類的,我比較傾向信用卡一刷就好,也方便月底結算時,知道花費的項目等。我在釜山、大邱待了10天,出發前沒有先準備韓幣,我也只有帶一萬台幣出門,在釜山換錢所總共才換6000元台幣,當時的匯率是35.8,換韓幣主要是用在支付交通卡加值儲值,還有一些小攤販、市場等可能只收紙鈔的地方,其他幾乎都是用刷卡完成。

這次出國用的是王道銀行的簽帳卡,海外交易回饋2.3%,扣掉境外交易手續費大約1.5%,還有現金回饋可拿,原本對於簽帳卡有點擔心刷不過,不過第一餐的醬蟹成功刷卡買單後,開始體驗到韓國刷卡的便利,真的可以一卡在手四處走,我在機張市場外小店買雙襪子約2000韓元,折合台幣約55.8元,也可以爽快地把卡交給店員刷一下,吃了17、18萬韓幣的帝王蟹也可以刷卡買單,連最後一天回程要去機場前,身上已經沒有多餘的韓幣,透過大邱王子飯店櫃台叫計程車前,還特別問了一下付費方式,櫃台馬上就回答,要刷卡付現都可以,我和朋友聽了整個雀躍,最後刷卡金額折合台幣也才280元左右,也是直接在車上就刷卡完成。

刷卡最方便的地方在於對帳清楚明瞭,回台後兩個人只要比對刷卡簽單,對帳速度飛快,旅遊全程的花費九成以上由刷卡支付,整理帳單的同時,就已經理出消費的細項,也不用準備太多現金在身上,省掉事後換匯的麻煩及匯損,另外也要大推王道銀行的卡,回台後我現金回饋部分還領了500多元,就像是花錢的時候還有得默默存一小筆金額,在帳戶被旅遊榨乾的同時,還有一點甘霖回補。享受過刷卡如此方便的國家後,對於台灣消費環境遲遲無法提升也覺得很遺憾,買東西前還要先確認錢包裡的現金夠不夠,不夠還要先去領錢才可以。

今年過年前,在烘焙食品原料行採買食材買得很開心,結帳時打開錢包才發現只剩200元現金,硬著頭皮問能不能刷卡,店員也只能苦笑拒絕,還好有順勢指出提款機的方向,讓我火速飛奔去領錢;前陣子很想念享譽海內外的鼎泰豐,在永康街本店跟著日韓歐美客人一起排隊等進場,結果菜單上就註明了only cash,一邊吃著小籠包,一邊看左右兩攤韓國自由行觀光客在翻找台幣準備付款,深深覺得不便民阿,光是找錢收錢就讓衝動消費的購物慾冷靜下來,也不失為一個省錢的方式啦。

我只有兩張信用卡、一張簽帳卡,結果出場機率最高的就是國泰的悠遊combo卡,原因無他,因為有些店家不收信用卡,但可以使用悠遊卡結帳,雖然沒甚麼優惠,但刷卡或是逼一下就好,結帳時間縮短,最後發現台灣島內消費一條龍做得最好的應該就是悠遊卡了吧,不能用信用卡的超商可以用悠遊卡、可以搭火車、捷運、公車,還可以在大學校園內購買票券等,對比其他各大銀行發行的信用卡來說,還不如悠遊卡實用,有的店家可使用信用卡,但有限定銀行別,徒增使用者麻煩,期許台灣能夠越來越便利,真的可以不用帶錢包出門。

寫上血型的工地背心

日前在台北市街頭經過一處工地,剛巧有砂石車正要轉彎進入工地內,工地的人陸續到門口來導引及指揮其他車輛,當時發現工地的工人們身上都有穿反光工地背心,背心上面還寫有公司、姓名以及血型,看來至少是個稍微重視勞安的單位。當天我不只經過一個工地現場,後來我也仔細觀察其他工地是否有類似的識別證明等,不過很可惜,其他都只是普通的工地背心而已,安全帽上也沒有特別註明姓名等資訊。真正重視勞安的公司或是老闆可能才會注意這些小細節,或者是該工地可能有出過狀況被勞安單位稽查,才會落實職業安全衛生法裡的相關規範及實施細則。

工地有很多安全上的隱憂,不過台灣營造業工程經常由大包承攬後,再由中包轉包給小包,一個工地不只有一項工程有中小包商,可能同時有其他類別的包商進駐,加上還會有短期的臨時工,到底有沒有人認識全部工人都是個問題,一旦發生工安事件時,個人資訊如名字和血型就成了很重要標示的項目。

過去跑工安意外的現場時,最頭痛的就是傷者的身分,通常光是人別身分確認就要花很長的時間,不光是現場救援的時間可能就要等上一小時,後續送醫時還得再等,有的工地主管認真一點的,會知道傷者身分,如果遇到是外籍移工,就更不容易,何況有的還是血肉模糊的狀態,如果沒有其他外在衣物資訊作為辨別,真的蠻困難,一場工安從發生到寫成完整新聞,可能要花兩到三小時的時間等待。

而一般工廠內的工安則因為工作人口相對單純,要釐清人別時速度較快,但工廠如果遇到工安,對記者來說最痛苦的就是沒有照片了,因為門口的保全就會死死的盯住這些守在門外的豺狼虎豹,怕我們伺機闖入,但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的,誰會去為難門口保全大叔們呢!

不斷充實旅蛙行囊就是種父母心

旅行青蛙玩得是一種流行感,對於沒特別在玩手遊的我算是一種難得跟風的初體驗,旅蛙不用互動、無須逗弄,玩家只要記得採收三葉草、添購行囊裡的食物和護身符就好,入門門檻相當低,縱使是全日文介面也沒關係,反正隨便估狗一下也有中文攻略可以參考。

不過攻略這種事就是大概看看就好,一次看完看太清楚,就失去摸索的樂趣,另一則就是旅蛙最近猛上媒體版面,相對地提及的文章也變多(就像這篇),雖然有很多有趣的觀點例如從旅蛙的性別談到特權與優勢或是隱藏在旅蛙裡的心理學祕密之類的,不過未免都有些刻意沾光及過度解讀的成分在,何不悠閒享受餵養青蛙的過程。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的觀點好像會在某個年齡層特別常見,例如剛入行時見山就是山,有言必錄,認為真實呈現就是最重要的,然而跑了一段時間的新聞、認識多一點的人,可以從不同角度去觀察、認知某些人說的話可能言行不一,或者是別有用意,聽得懂弦外之音,那時就成了見山不是山了,偶爾會有想寫特稿的衝動,因為可能面臨理念的批判。

等再老一點,就會發現為什麼前輩如果接到要寫特稿的時候,都老大不樂意進行,或是寫得四平八穩誰都不得罪,不過卻沒了特稿的鋒利和力道,初期不理解,為什麼要避諱在文章裡出頭,後來就懂了,不是怕得罪人,而是不管罵誰都是稱了另一邊的心意,最好的方法還是靜觀其變,那就見山還是山了。

回到養蛙身上!撫養青蛙就像我媽在養我一樣,反正努力讓他行囊充實,一有餘錢就去買食物,買足食物後再來買道具,其他也不用管,我媽也是這樣,從小問她甚麼她都說好,要出去玩?去;要參加營隊?好;要念甚麼科系?都可以;要去東部工作?好;想家了,回家。工作受挫,沒關係,爸爸可以養。一路上都沒有特別遭遇反對或是否定,所以養的很樂天,為了完成這樣的好循環,這個遊戲我倒是養蛙養得很愉快,希望他就盡興地旅遊吧,反正背包裡的東西我會負責填滿,就像是一種父母心的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