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不可食用

美味精緻的蛋糕甜點上常會有些可愛的裝飾,曾幾何時,店家已經被奧客訓練到無所不怕了,連丁點的誤食機會都不希望發生,所以可愛的紙卡背後,寫了滿滿的「不可食用」,大概就是擔心不管識不識字的客人萬一不慎吃下去了,店家也可以用事先已告知註明,免去可能會有的罰則,到底是店家變得無比謹慎小心,還是受了太多無法明說的委屈呢?

台灣的奧客文化很不可取,很多客人過度擴大解讀服務至上的意思,讓服務變得無限上綱之外,也慣壞很多不該出現的行為,簡直就是惡整店家一樣,換言之其實就是自私得忘記該尊重別人,有時候我都覺得以前公德心和別人注視的目光可以稍稍約束一下誇張的行為,但後來發現有公德心的好像只剩下少數,而且不分老幼,公德心消失的速度快得令人心驚,不過重建卻十分困難,順手朝車窗丟垃圾、吐口水、占用別人的店門口聊天、看到喜歡的就開口要等等,好像回到沒有受教育的年代,教育兩個字只剩下文字而沒有內涵了。

朋友開餐館的,就遇到為數不少挑食的客人,挑食是個人的選擇,但把挑食的工作丟給店家就是大大的錯誤,自助餐點菜還真的有人敢點「番茄炒蛋」再說出「幫我挑掉番茄」的,點「微辣蔥爆牛肉」後要求「我不能吃辣,可以幫我弄一份不辣的牛肉嗎」,如果店家拒絕就馬上在GOOGLE評論上貼出一星批評,嫌店家態度不佳;也有自己點錯餐點後死不認錯,堅持是別人的錯,或者點了餐點後不取餐裝死面對的,看了朋友經營一家店的辛苦,覺得客人水準真的不優,且水準與知識水平無關,有的知識水平高反而姿態也高,更是有恃無恐的奧客,也難怪很多經營熱忱消失得快,一天要是遇上十組這樣的客人,連人生兩個字大概就煙消雲散。

以上說的是還識字的狀況,遇上的奧客類型就是凹凹凹,不斷的凹,看能凹出多少東西。還有一種理應識字就是彷彿不識字的那種,大大的字都寫在板子上了,還是要問問看會不會有不同於板子上的答案,這可能就是出於對人性的不信任吧,覺得世間就是會有檯面上、檯面下的AB版,雖然這種事在商場上很有可能發生,可是發生在不是生意場上的時候,就會令人不耐。

前陣子去協助一個公關活動,工作服務的對象是以媒體為主的媒體接待區,為了方便做區隔,還是準備了一塊黑板來做提醒,但短短一個上午,大概應付了超過廿個民眾的問路、要水、問可以拿紀念品嗎、哪裡有吃的,還會有來問路就遺落一份早餐,隔了三小時後回來問說有沒有撿到一包早餐,我心想,這位小姐拿回去後還敢吃嗎?最後隨著人越來越多,我的夥伴受不了陸續前來不斷打斷工作進行的民眾,只好再去找了一塊大牌子,寫上「服務台在對面」,問路的人少了,改問「桌上的水可以拿嗎」,連工作人員的晚餐都差點不保,還有人手已伸到紙箱裡,被發現時才說「這個是主辦單位發的便當嗎」。

一起工作的夥伴之前也有參與過大型活動,她後來解釋,工作人員區一定要有人留守,桌上最好保持淨空、瓶裝水和便當及衛生紙等一定要放在身後,不然會有應付不完的「這個可不可以給我、借我兩張好嗎」,且他也曾遇過便當已經放在工作台下,還有民眾隔著桌巾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拿便當的,我們共同的問題是,各工作區不是都有寫字嗎?為什麼民眾表現出來的行為有如不識字,後來得到的結論是,只要那個答案不是想看到的,就當作沒看到,有開口索取就有機會,那個當下,不只經濟是倒退的,連民智都倒退了。

默默追完法醫女王 最推音樂

推理刑偵劇一向是我的最愛,之前在鏡週刊的追劇指南專欄中看到日劇法醫女王,忍不住好奇,本來在追韓劇推理的女王,不過礙於主婦辦案的進度有點緩慢,適逢好友傳來KKTV的免費試用兌換碼,成功換到免費的追劇天數,對於無業人士來說,實在是個好東西啊,馬上追有時效性的法醫女王。

石原聰美原來就是當年某人非常迷戀的石原里美,不過印象中她十年前沒現在漂亮啊,不只是凍齡還越發美麗,但我人臉辨識障礙症嚴重,如果不是去拜估狗大神,根本不認識她啊。

法醫女王的原聲帶真的不錯,是那種劇都追完了,但片尾曲的旋律還在耳邊繚繞的那種洗腦,雖然號稱是法醫劇,但其實沒甚麼血腥畫面,不過可能因為我在兩天內追完十集,對於一個法醫卻常常衝鋒陷陣到第一線面臨險境,甚至取代警察角色這關,就會覺得有點出戲。

雖然女主角在不同的案件中,不斷的強調要在法治層面去找出真相,讓死者發聲也讓家屬好過,但所做的事情卻又常常不是這麼的遵守程序,雖然程序很惱人,但程序其實也是法治的一部分,不然為什麼要追求程序正義?每一集其實都飽含時事議題,包括mers病毒、集體自殺、倖存者遺族心態、校園霸凌、職場歧視等,不過我最想談的還是偕同自殺這件事。

過去新聞現場也有遇過父母自己過不去,就帶著小孩燒炭自殺,過去標題多半是下「攜子自殺」,後來聽過兒少保護團體的強烈要求,編輯台也逐漸將標題改成「殺子自殺」,過去多半以悲劇來形容,但其實這就是刑案,剝奪子女的生命就是殺人,並不會因為下手的是父母,就把謀殺合理化成悲情。

光我不到十年的採訪生涯,就遇到三次殺子女自殺的,共通點都是夫妻爭執後,母親帶數名年幼的子女燒炭,另外一件則是父親走投無路,則把住在照護機構的重度身心障礙女兒帶走,疑似也是餵藥後自焚,這更殘忍,這個父親並非只有一個女兒,卻以狹隘的心態剝奪無行為能力的重殘女兒生命,絲毫不給她生機,寫多了就覺得完全是自私,每個人只要為自己下決定就好,憑甚麼去決定別人的事,殺人犯根本無法令人同情,只能為自殺者遺族祈禱,希望他們能夠克服未來種種內疚。

前陣子還有篇引起諸多討論的親子作家寫出「父母給予的房間是恩典、恩惠,不能因為不滿意房間隱私曝光而不開心」的文章,這也是將孩子視為自己所有物的延伸,當時曾有社工指出,這樣的心態和環境極易造成家內性侵害案無法獲得救援,因為孩子並不受到尊重,不被視為獨立的個體,所以如果父母之一或是雙方不想活的時候,也會謀殺孩子的生路。

女主角設定的背景就是全家都被母親餵安眠藥後,母親燒炭要帶走全部人,僅剩女孩一人倖存,所以她才會走向解開不合理死亡這條路,這個人設比較特殊,也不斷地影響到女主角後來對於被害人或是被害人家屬有更多的同理,這是讓這齣法醫劇更具溫情的元素,但不宜一下子看太多集,會有點麻痺就是了。

ps.推薦KKTV來追劇,畫質清楚、繁體字幕,看劇品質好,沒有奇怪廣告,甚為合意阿

體溫膚觸的無可取代

報名上了芳療按摩課後,最希望的就是可以有多一點的志願者可以讓我馬兩節試試,完全可以體會教學醫院的重要,上課時老師也講得很直接,不管教授的人講幾遍,都不如透過掌心和指背按壓背部肌肉時給的回饋,感謝我的朋友願意當我的白老鼠,一方面讓我實驗調香,一方面讓我練手技。

今天嘗試的基底油是10ML的大馬士革玫瑰浸泡油,搭配真正薰衣草5D、黑雲杉3D、佛手柑2D、黑胡椒2D,調和成大概6%左右的按摩油;玫瑰浸泡油是杏桃核仁油做為基底,選擇它是因為柔滑度好、衣服上不易沾染油耗味,且玫瑰是養肝聖品,也有補強神經和生殖系統、涼血散熱、強化女性特質等特色,對我來說香氣也是最重要的事,希望我的朋友被我按摩時可以感受香噴噴。

另外出門前我就針對她之前說肩膀痠痛到不行來找真正薰衣草救急一下,上課時曾問過老師有關媽媽手、板機指這類疼痛要如何緩解,老師課後特別補充說明,真正薰衣草在消炎上頗有助益,代表成分為酯類、沉香醇、倍半萜烯類,具有絕佳的鎮靜撫慰力量。

黑雲杉則是打破我對松科精油的印象,黑雲杉帶點甜味,有別於歐洲赤松的悶濕味,相對氣味顯得較為親近,且在生理上有激勵腎上腺和緩解關節炎疼痛這方面的研究,代表成分也是單萜烯和酯類,在芳療實證全書中也描寫黑雲杉是適應環境變化極佳的植物,遍布範圍從溫帶到亞熱帶都看得到蹤跡,也是可以激勵人增加耐受性和鍛鍊夾縫中求生存的能力,在補氣方面表現甚佳。

佛手柑則是芸香科裡兼具陽光外放又優雅細緻的香氣,不像檸檬、甜橙這樣明亮直接的氣味,反而有點委婉,代表成分是具安撫性的乙酸沉香酯,特性就是既能提振又能讓人放鬆,還可以幫助心靈減壓。

黑胡椒除了氣味提振精神外,也有促進血液循環、溫暖皮膚的效果,適合處理肌肉痠痛緊繃,尤其是背痛;代表成分為單萜烯(松油萜、檸檬烯)、倍半萜烯、含氮化合物,有鎮痛、退燒和激勵消化的能力。

按摩時也有聊到人的體溫和掌心膚觸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記得我們之前聊天的時候曾聊過,按摩究竟能否被機器人取代,當時我們各執一詞,朋友認為科技不斷在進步,今年初在韓國的汗蒸幕也有遇到一台超厲害的按摩椅,該舒緩的點都有按到,不輸真人,未來只會更進步。而我主張機器人可能無法創造按摩師和被按摩者之間的膚觸交流,每次的經驗也會是無法複製的珍貴,透過手掌溫度暖過的油滑過身上的肌膚,去探觸僵硬不適的肌肉,經過按壓後糾結的肌肉變得柔軟,這種成就感對於按摩者來說也是無可取代的。

接地氣原來是專有名詞

術業有專攻,真的要尊重不同領域的人,本家是個不小的家族,每年掃墓動輒可以出現22桌以上的宗親共聚一堂,所以山上的家族墓其實有過幾次修建紀錄,不過通常生者只在意這個現實世界發生的事,對於祖先的居家環境舒適與否,往往一年只看一次都馬覺得很速喜,曬得到太陽就叫開陽,後有山、前有流水就認為是風水寶地,不過是不是人人受惠就有待商榷了。

當人生不順利到會想到祖墳,多半是健康、子嗣出問題才會把腦筋動到這一塊,一聯想之後可不得了,細數房內車禍出行意外的比例還真的很高,一房五個家庭裡起碼就有四人因此亡故,長輩間開始有聲音出現,過年後就有遷出家族墓的選項出現,爾後一去細看才知道,山上的家族墓根本就有問題,空墓一拜就拜了四、五十年,長輩急了,正月一過,二月初一就馬上找了風水地理師到山上了解。

地理師一看,處處是問題,陰宅風水的注意事項和禁忌也都不斷踩雷,也順帶的講解了許多要注意的點,包括鄰近的高壓電塔其實就是一種蜈蚣煞,需要準備一對公雞來吃蜈蚣;遷墳後的墓碑要敲毀、凹陷處要填平才可以化解反弓煞;墓碑因為濕氣太重,水漬痕跡讓墓碑看起來霧白不清,建議要以高壓水柱清洗、打磨後恢復光亮的表面較宜;家族墓的內部肯定濕氣驚人,建議重新做防水層、排水及水路要通暢、不要讓骨灰甕泡在水裡;墓園的圍牆也應該要和墓碑保持平行,若歪斜也是象徵子孫前途不正。陰宅前也不宜直直走,建議繞路,因為會形成空亡道,恐有血光。

文公尺中上陽下陰,墓園的方寸、牆與碑面的距離都要合吉字眼,結果實際丈量後竟然沒對上,地理師說,祖龕上頭的字數寫法也是有規範的,每行字數以生、老、病、死、苦五字為一個循環,三行字中要兩生合一老,結果本家的祖龕字數經過計算卻得到兩老一生,這根本就是超低級的錯誤,因為被兩老困住,象徵垂垂老矣不懂變通跟不上時代。

還有地理師稱,墓園的高度其實不能太高,如果能下沉個一米高度,既可順水有靠也可以接地氣,那個當下我頓時領會,原來人家說接地氣才會富是真的!想當初我的無知,一直以為接地氣是中國人的用法,要入境隨俗的概念,只是一種流行語,原來風水上也有這種說法,真心覺得慚愧,應該要多讀點書的。

修不修墳這檔事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還有宗親大會要面對,不過人心還是一樣,既得利益者當然希望甚麼都維持不變,不變動就沒有風險,動了還會怪罪人,某種程度來說就像年金改革,這場仗還有得打。

留白的必要

提到留白,第一印象都是國畫水墨類的,另外就是很多人常說「人生不要留白」,以前我也是奉為圭臬,覺得人生就是要精采充實的過,等到年紀再長一點後發現,充實也有分很多種,被切割零碎的小事塞滿的人生也是充實但很無謂,要轟轟烈烈也不是這麼簡單,而留白才能有空間思考,停下來想一想未必不好,就像陀螺一直不斷的旋轉,轉著轉著重心偏移後也是會摔倒。

日前去當打工仔,連著兩天六點多起床出門趕車,一件事接著一件事,中間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只能在下午兩點多在街上隨便買個割包,路上邊開車邊吃,吃完之後馬上上工疊貨,再兼程趕著回家交還車、社交應酬,馬不停蹄的十五小時,等到有時間休息時,我連電視都不想開、不想說話,只想靜靜滑手機放空,那種疲憊不是身體上的累,而是亟欲停下來卻無處停歇的空轉感。

之前的工作對我來說是過度放力的,在不斷追趕新聞進度、找新聞、找專題題目、處理大小突發的日子,時間過得很快,有時候在截稿前,中間偶有空檔一、兩個小時,那個空檔對我而言就極為重要,能有時間沉澱一下,理順事情的輕重緩急,釐清邏輯上是否有誤區,整理好了之後找出細節疏漏的地方,再開始寫作,新聞寫作時間很快,可能兩個小時內就可以寫完三、四條稿子,但如果沒有那個空檔作為緩衝,相對的後面寫作時間就會拉長許多,寫出來的東西自己也不太滿意,還要加上修改的時間,算一算並沒有比較划算。

舊工作結束後至找到新的工作前,這段人生的留白也好重要,過去年輕時會為了少了那份工作的歸屬感而感到焦慮或是驚慌,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別人都在上班、賺錢、念研究所,而我卻還在煩惱哪家公司願意雇用我,不過年紀大被社會輾壓了幾年後,臉皮厚了一層,現在反而很享受這段留白,終於獲得停下腳步喘息的時間和空間,終於可以去上一點之前想學、想報名卻沒有時間、沒有機會或是沒有勇氣去上的課,可以嘗試說走就走、想停就停的生活型態,回顧這幾個月,除了戶頭手頭比較緊之外,心情卻是平和的,好多年沒有的平靜,可以手機開飛航模式充電,睡覺關靜音,不想接的電話就不接,這才發覺過去看似地的自由彈性其實也是身上的緊箍咒,被手機、被line群組綁著死死的,唯有出國旅遊才能光明正大地逃離。

而現在,可以跟朋友直接約時間約會,不用再委婉回答要不確定耶要看班表喔,報名課程後可以準時上課、課程中可以關機,這段時間就是看似留白卻也豐富,有想看的電影就自己挑時段去看,朋友需要出門透氣時一約就成行,雖然媽媽一開始會擔心沒上班怎麼辦,但經過過年親戚全數出籠問同一個問題的場合,她也坦然面對,我就獲得了支持,讓一次只能做一件事的人可以專心體驗留白的時光。

時代的眼淚二

前陣子朋友貼給我一則文化人物的專訪,訪的是平凡和淑芬兩位插畫繪者,平凡和陳淑芬的武俠純情夢,看到那則新聞時真的很感慨言情小說的時代彷彿昨日黃花,在我的書櫃裡,隨邊翻就可以看到兩人畫的言小封面,還有有東方畫姬之稱德珍也是一代天后,以前逛國際書展時,看到出版社贈送大張的封面海報還超興奮,沿路捲軸不敢握太緊,怕不小心用力會有摺痕,又怕沒拿好鬆了掉了會弄髒,而後來這些天王天后們也隨著傳統言情小說沒落,開始跟著轉型。

朋友那時貼文章給我時,問我如果今天作者站在你面前,你會問他甚麼問題,我頓時語塞,只想問他們怎麼看待言小走向現在的局面,市場幾乎不見了,讀者也老化了,就是說我,我的言小資歷超過廿年,大概十年前起我會陸續買書收藏,電子書的浪潮似乎離我有點遠,因為翻閱紙本的觸覺無法取代,可是相對的我喜歡的作者年齡也未凍齡,書出的越來越慢,越來越少,新進的作者又不合我的口味,讓我也離租書店越來越遠,甚至後來是因為喜歡的作者難得出新書,透過租書店訂書才會走進去,但隨著出版社推出合購優惠後,根本就不用出門上網點選就等書送到家,更是剝奪了租書店的機會,現在我反而是到租書店影印居多,但這個也快被超商給取代了,幾乎看不見租書店的生機阿。

還記得當時跟朋友還討論過言小封面會影響閱讀的樂趣嗎?以前我只看文字,對封面人物沒甚麼感覺,德珍的畫風偏東方宮廷華麗風格,飾物很精緻,畫風獨樹一格,而當年流行的風格是像平凡和淑芬畫的,以某偶像或是藝人為原型去改動一些輪廓,偏偏我有人臉辨識障礙,每個封面人物我看起來都差不多,所以不甚在意,結果年紀越大開始會對封面有所要求,後來收的書籍越來越多,太醜的封面還真的覺得礙眼,也才開始對言小的插畫家感到敬佩。

早期言小的作者算是很神祕的職業吧,要窺知作者的私領域往往只能從序裡去找蛛絲馬跡,後來網路越來越興盛,批踢踢的言小板偶爾還會貼出某些作者的部落格,如果沒跟上就只能抱憾,因為總會有版友跳出來說沒有經過作者同意,不能將網站連結放上公開的討論區,偏偏我就是常常沒跟上老司機的車,連車尾燈都看不到,再後來有了臉書後,開始連到更多的作者臉書,有的繼續保持神祕形象,頂多看到作者養的天竺鼠,但臉書或是部落格裡還是以作品文章為主,極少私人生活的描繪,而有的就真的是完全揭露生活面貌,包括長相、興趣、教養小孩等等。

過去作者需要透過出版社才能出書,可是現在可以透過臉書或是自營部落格出版個人誌,繼續培養自己的目標讀者,不過可能也是因為老了,再加上現實社會的磨練,對於言小的要求也變嚴格,加上讀者對於作者都會有不同的投射與想像,以前很好奇作者們私下的生活到底在幹嘛,但是當臉書上明明白白地在照片裡看到曾經欣賞的作者就是個比我年紀還大的媽媽、要接送小孩上下學、要做便當當午餐、還要解釋忙於照顧整晚發燒的小孩所以寫作進度落後等等之類的「現實」,我頓時對於校園青春純愛、微BL或是火熱的情感感到疑惑。

回頭還是繼續敬佩持續神秘廿年以上的作者,因為神秘讓作者與作品都持續享有著新鮮感,在小小讀者的眼裡不會有既視的印象,就讓我們對於作品繼續保持期待吧。最近神隱超過十年以上的唐瑄在有生之年重新寫作了,某種程度也算是言小界的大事,他的臉書也是為寫作和作品而開,也希望她寫作不輟、神秘依舊。神秘感真的無敵重要,後來真的很想給某個曾經欣賞的作者臉書退讚,因為現實世界的樣貌大大降低我重新翻閱書籍的動力,對我來說,這也是時代的眼淚,再也回不去了。

時代的眼淚

小時候的學校外面除了柑仔店、鹹酥雞攤車外,通常都會有好幾間的租書店林立,國小附近、國中門口、高中外圍等,早在15年前,大概是租書店榮景未退的時光,除了知名的連鎖租書店白鹿洞、錦城、花蝶等,還有地區小型的租書店,店內空間不大,但是高聳到天花板的書櫃、櫃台前疊得高高一堆堆的小說或是漫畫是每天都會看到的情景。

不知道每個人的童年時光裡有沒有一間一週報到超過四天以上的店呢?我的國高中時期,放學後、補習前幾乎可以說是泡在租書店裡,零用錢大概都花在這兒了,隔壁班的好朋友會相熟也是在租書店溫習的情誼,甚至外縣市朋友用快遞寄包裹給我,但快遞找不到我家,我只好報租書店的地址,請租書店阿姨代收,我下課再去搬包裹的經驗也是有。

我從小學四年級開始看言情小說,每個人挑書口味不一樣,偏偏我比較老成,看的書都偏沉重一點,在大眾口味裡的小眾市場本來就曲高和寡,不小心書就不再版了,甚至就絕版了,對於收集闢的松鼠來說,書沒有收齊就是個遺憾,但買網拍又貴到窮學生下不了手,只好用體力換金錢。

跟租書店阿姨也維持一種微妙的情感,她一方面租我們書,有的書租了兩三次還是看不膩決定要用買的,她也會幫忙代訂,當年要考學測前,看我泡在租書店裡不回家,她還會苦口婆心說「不是要考試了嗎?考完再來啦」頻頻催促我專心準備考試;可是書照租,我們照樣在課堂上的桌子底下翻書看完之後再交換,傳閱完再還書,租書店和小說其實涵養了我的國高中時期。

現在想想,其實90年代的租書店應該已經在走下坡了,因為當年我要找絕版書,就是找老舊個體戶的租書店洽詢,好幾家店的老闆都很阿莎力,他說如果架上沒有大概就是收到倉庫去了,「如果你要你就自己去翻吧」。我和租書好朋友也真的很努力,大概至少去了四個倉庫在舊書堆裡找書,我收集的作者言妍出書慢且久遠,從希代時期的書開始找,現在回想真的很有毅力,在寸步難行的書堆裡,滿滿的灰塵還有蠹蟲隨伺在旁,早期的租書店因為沒有書套,為了保護書本,會用個醜醜的紙板來保護封面,所以要找書得一本本的翻找。

老闆為了收納方便還會用繩子捆起來,到了倉庫還要先看一下每個老闆整理的方式不同,要研究他可能會放在哪裡,但其實幾乎是要花上半天時間來找,早期民風純樸,可能也是一臉學生樣,都肯開放倉庫讓我們自己在裏頭挖寶,這個時代誰還敢放人進倉庫自己找東西呢?最後再以一本30到50元不等的價格收集到喜歡的小說,對比當時在網拍上看到動輒上千元的書,覺得自己賺很大。

不過這種經驗也不可能再複製了,現在街頭連租書店都難找,倒的倒收的收,前陣子有機會踏進高雄的一家租書店喝咖啡,連租書店裡的陳設都大大不同,同樣是小說和漫畫,但類型完全不同,言情小說的主流不在是傳統的花蝶、禾馬和萬德盛,多了許多原創小說佔據書櫃,早已非我記憶中的租書店,究竟是傳統租書店抑或是我都成了時代的眼淚呢?

外籍移工的薪資變化觀察台灣經濟衰退

最近工作接觸到一些外籍移工,透過不甚輪轉的中文溝通裡,拼湊出台灣勞力密集產業經濟狀況不斷向下的樣貌,亞洲其他國家的經濟則是相對逐步翻轉,這些來自早期刻板印象裡的落後國家移工,在台灣與東南亞國家間頻繁移動,移工就像是逐工廠而居的移動人口,到了台灣後,在從台灣北部工業區流轉到中南部的工業區,從事的工作也很多元,從科技電子廠到水泥瀝青廠,哪裡有工作有錢領就往哪裡賣勞力,不過台灣現在也不再是移工心目中的首選,韓國經濟崛起,薪資也提升,讓移工心動,台灣的低薪高物價讓移工也受不了。

這次認識的外籍移工的是附近移工宿舍裡找的,一棟透天厝改裝成宿舍,住了廿來人,來自越南、泰國、菲律賓和印尼等,一棟房舍就像聯合國,也來自不同的工廠,只是透過仲介集合起來,集中管理,屋內有監視器,還有相關的住宿規定,不能帶女生進去、要定時打掃等,房租則是每兩個月扣兩千元,水電再均攤,為了節省開銷,每個移工會拿出自己的絕活,有的會煮菜,就負責買菜料理晚餐,有的會理髮就幫忙其他同鄉理髮,能省到一元就是賺的。

工廠類型的移工往往住宿環境不見得舒適,有的扣房租集中住宿,有的則是住在工廠樓上的違建,有的則是由老闆會另外買貨櫃屋做為住所,也是住在工廠裡,這種不一定會另外收房租,但也是一種白天在工廠上班,晚上則兼職當工廠保全,偶有的小確幸大概就是騎著腳踏車去逛夜市、把七辣、在悠悠哉哉的騎車回工廠吧。

來自泰國的阿弟今年51歲,可以說是見證台灣經濟起起落落,他在22年前來台灣工作,第一份工作就在苗栗頭份的華隆紡織廠,一做就做了九年,他說,當時在台灣泰勞人數很多,以前台灣同事也對他很好,中間因為政府規定移工最多只能在台灣工作九年後就要出境,他就來來回回的往返泰國和台灣之間,也做過不同的工作,待過不同的縣市,後來政府已經修改規定,移工最多可以連續工作十二年才出境,但現在這個選項對移工已經沒有吸引力了,阿弟說,他這份工作已經兩年多了,前年工廠發展還不錯,幾乎都可以加班,假日也需要人手,薪水加上加班費一個月最多可以領到四萬多台幣,扣掉房租水電生活費,還可以存一半的錢寄回家,但是去年整年幾乎沒有甚麼班可以加,沒加班就只剩下基本工資的兩萬一千多,還要扣掉仲介費、房租水電和生活,只剩五千元,他因為年紀大了選擇比較少,有的泰勞就已經決定離開,回去泰國工作,薪資跟在台灣工作扣掉相關費用後差不多,又不會承受思鄉之情。

阿弟離婚沒有小孩,很期待三月下旬工廠讓他們放廿天的假,他要回家看七十七歲的老媽媽,還很開心跟我介紹他媽媽身體很好,會騎著摩托車上市場、會種菜,他的願望是存點錢買大一點的地,以後一起生活。當年他要離家工作是因為姊姊在外頭欠了很多賭債,家裡所有親戚都被借錢,兄弟姊妹都在幫忙還債,可是姐姐並未收手,他只好出國工作賺更多的錢,希望讓媽媽過好日子,前妻也因為他長年出國工作,早早就分開了,他笑說,等老了以後回泰國後再找個伴生活就好,可以照顧媽媽、種田、種菜、養螞蟻賣螞蟻蛋換錢就好。

阿弟說,他的泰國同鄉朋友中,去年就有四個人回去泰國工作了,如果英文好一點的、會考試的,就會去韓國工作,因為在韓國,一個月正常上班的話可以領四到五萬,如果上夜班可以到六萬,願意一直加班的可以到七萬,這樣的薪資對於移工來說很有吸引力,而且如果是在韓國工作,不需要透過仲介,所以不會被扣仲介費,如果不適應也可以換公司,不會被綁死,因為是國與國之前在談勞力輸出,而不是透過民間公司作業。

在阿弟身上某種程度也是台灣勞工的困境的投射,沒有其他專長,靠勞力工作,因為工廠沒有班可以加,光靠最低薪資在台灣生活很難存到錢,就失去了出國工作的意義,他說,泰國薪資一個月大概9千台幣左右,但物價跟台灣差不多,不過好處是不用扣房租和仲介費用,做的就是自己的,這也是越來越多的青年返鄉,回到原生地找工作的另一種解讀,因為大都會的房租生活費高昂,縱使薪資較鄉下高,可是存不到錢也是假的,除非能有特殊專長或是可以換錢的技藝,不然台勞和移工其實沒有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