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以愛為名的虐待

有感於空間是有限的,但購買慾望是無窮的,受到朋友的感召,決定要給電子書一個機會,雖然我一向認為電子書無法取代紙本,但是在通勤時、旅程中,電子書的沒有重量確實是一大誘因,這幾個月因為經常要背著一堆書擠火車,在我出門前挑書選妃之際,我竟然開始挑了以回收紙做成的輕量書本時,我想是該來試用電子書的時刻了,第一本就交給我很想借,但圖書館借不到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吧。ps.讀墨最近有特價,加上首購的折扣,算下來一本才166元,很划算

當初看電視劇時,我常對劇中不同篇裡的媽媽們都很「用力」感到疑惑,為什麼要這樣繃緊那條名為關係的那條線,難道都不怕斷線嗎?以愛為名卻用力到幾近扯斷的力道,是不是可以用來作為「我已盡責剩下不是我的錯了」之後的解脫,媽媽這個角色該做的已經做了,如果不符合世俗期待,那也不能再怪罪媽媽了,好像媽媽只剩下教條式的責任,其他的不重要。

因為作者職業是家教,家裡能請家教來一對一教學的,多半也有一些經濟基礎,所以有些場景會離鄉下小孩有點遠,不過最讓我覺得驚駭的是作者的好友,雖然成就非凡但是卻無法再跟母親多相處一點時間,充滿善意的相處只能維持短時間,待久一點會令人窒息,他的結論是自己目前真的無法寬恕母親給自己帶來的傷害,但他願意嘗試再給自己一點時間和空間,把距離拉開對雙方也比較適合,這讓我覺得有點安慰。

有個朋友與母親就是類似的狀況,當事人極度痛苦,卻也渴望可以有好一點的親子相處品質,但常常帶著期待回家,卻只能匆匆失落逃離,直到累積足夠的氣力後,才能有再度返家的勇氣,當回家需要勇氣,是因為知道回家後帶走的傷害不比外面給的傷害少,但又還是渴望家庭時,會有許多的矛盾,我當時給的建議是縮短相處時間,覺得情況快要變壞了就快跑,不要再矜著像是等待無形棍棒落下般,在傷害還未成明顯的傷口,或許癒合所需的時間會縮短,這樣既可以滿足回家的念頭,又可以不受嚴重傷害。不過我給出建議時,其實是很忐忑的,我不知道這樣的方法到底可不可行,但又不希望朋友在世俗價值中的孝道和來自母親給的傷害裡不斷掙扎,這般看來至少是可行的方法。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對於母親存在又愛又恨的複雜情緒,因為我的父母是非典型父母,所以回家對我來說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不管好事壞事都很愛回家說,我家有充分的隱私,不會有情緒化的家長,尊重開明是真的尊重開明理性,我媽可以為了讓我下午自修課時間去學柔道,寫同意書給班導師,讓我暑假下午不用留校自習,想上甚麼社團就上甚麼社團,想參加營隊就自己報名,充分的自由,不是那種明明說要尊重小孩,但只是給小孩有機會講完話,就叫開明,也不管有沒有聽或是聽懂。只要是正當學習,我也不用擔心學費、報名費,說來實在是很強運,我只希望把這樣的教育精神傳下去,書中那些以愛為名,卻無視孩子的需要與孩子發出的求救訊號,就像是親情關係的虐待,需要救贖的不只是孩子,連同那些母親也是。

走在芳療學習路上的愚者

今年七月首次上了夢寐以求的居拿老師的芳香塔羅,我對塔羅沒有特別的感覺,當初完全是衝著居拿老師所以報名,上課前還特別去訂了她的書,希望從書裡找到一絲脈絡,後來發現是我多想了,直接上課時就是認識老師最快的方式,可以上到這個班是種種的緣分,這個班從報名之初就許多障礙,我怕像高雄班一樣秒殺,早在報名開始前一個小時就開好電腦等著,不過卻覺得網頁怪怪的,完全無法登入,最後只好私訊粉絲頁求解,原來是報名網站掛掉,幸好有私訊,有得到另一個google表單填寫的網址,成功報名後卻一度因報名人數不足,老師想過是否要取消,幸好種種的幸運,這個班成功開班了,我也開始每周五固定上課的行程。

居拿老師上課妙語如珠,是個學識淵博飽含人文素養的好師長,以前自學芳療書籍,總有許多看不懂的化學名詞,繳了學費後開始系統性的學習,倒也覺得學費花得很值得,非常樂於每周有一天的進修時間,讓自己好好跟知識相處。既然是芳香塔羅,課程中當然穿插不少塔羅牌大、小秘儀介紹,還會延伸很多西洋神話故事及西洋藝術史。

前一堂課上完莎樂美和施洗約翰的故事,恰好我隔天就去台南奇美博物館,館內導覽人員也剛好帶到莎樂美的畫作前,聽完導覽員介紹,更是佩服老師上課的功力,專業講師不愧是專業講師。本來對塔羅沒有很大興趣的,在老師解說下,也開始覺得有點有趣,老師形容愚者牌是個很獨特的牌,在偉特塔羅中,愚者是O號,也可以是沒有編號,牌面上的人物帶著輕鬆愉快的態度向前,卻無畏懼前方的斷崖,是個天不怕地不怕彷彿心中自有打算,可以正面解釋,也可以負面解析。

老師在課堂上形容,其實坐在教室裡的同學們、期待學習芳療者,某種程度來說也是愚者的化身,因為對於未知、對於跳脫舒適圈、對於陌生的領域願意邁開步伐、花費時間金錢接觸,也是一種愚者,沒有人可以明確說明這趟旅程結束後會得到甚麼,但我想勇敢大概是愚者最大的資產吧。

塔羅牌最讓人頭痛的就是逆位牌義解釋,可以是過度、不及、相反等原則,不過逆位的愚者就真的不是太好的解釋,可能是過於大意而摔下懸崖、或者是不夠大膽、過於在意別人的看法等等,在我看來也是一種象徵,學習芳療者如果忘記自己的本心,也有可能走上逆位愚者的路,時刻期許自己能夠保持愚者心情在學習,也是活在當下的具體體現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