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21天 代議政治裡的醜陋與荒謬

睽違多日後又回到採訪現場,恰好遇到議會總質詢,代議政治這件事其實就是上下交相賊,遇到同派系的議員,竟然可以大言不慚的說出「我今天只質不詢」。這是甚麼意思呢,暗示你們這些官員都可以安然度過我的質詢時間,不需要上台備詢、也不需要回答我的提問,只要聽我演講就好,這是出自一個連任八屆的縣議員說出來的話,議員在定期會期間每人每天的出席費加膳食費約2450元左右,定期會一年有2次約80天,總質詢時一個議員有大概50分鐘的時間可以質詢縣政府相關人員的政策及疏失等,竟然還會有只質不詢,簡直有負選民期待,根本就是浪費納稅錢。

回到同派系這件事,所謂同派系就是質詢時會互相配合,不會在議場上修理你,所以正常一個早上應有三個議員進場質詢,應有150分鐘的質詢時間,結果卻發生3個議員的質詢時間在40分鐘內結束的狀況,強烈建議應該要全程轉播全程監督,大家才會知道你的一張票,讓一個人享受公私領域極大的權力,但卻沒有付出應負的責任。

勘災政治學也是政治大舞台,議員們跑慣農損的「活動」,得知縣府首長要到田區視察,一台台的議員車不用特別招呼就會自動到田邊集合,鏡頭在哪裡就站到哪裡發表意見,不過很荒謬的也是一到田裡就說要拔最醜的芋頭,這樣才顯得農民可憐,這招惹得縣府官員大喊不行,這次是怕價格崩盤,是要塑造高品質農產卻賣不到好價錢才辦的記者會,拜託議員別亂搞。

議員很多水準不齊,每逢總質詢就是見真章的時刻,亂講話的、亂問一通的、自己搞不清楚重點就要開罵的、彷彿講話大聲就贏人,每當這個時刻就覺得公務人員站著備詢的時候,不知道是否有斯文掃地的感受。每當我遇到代表會、議會等代議士很認真在提問、做功課時,又覺得台灣民主真的是很棒的一回事,不是沒有碰過很混很裝死的公務員,但是如果遇到怕被民代罵的主管,他就會去要求底下的公務員,把事情做好,只希望選民的檢視力道可以再更強一點,讓代議士們確實被監督,讓品質很差的民代逐漸被淘汰,讓台灣能夠點點滴滴的進步別再空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