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的不可食用

美味精緻的蛋糕甜點上常會有些可愛的裝飾,曾幾何時,店家已經被奧客訓練到無所不怕了,連丁點的誤食機會都不希望發生,所以可愛的紙卡背後,寫了滿滿的「不可食用」,大概就是擔心不管識不識字的客人萬一不慎吃下去了,店家也可以用事先已告知註明,免去可能會有的罰則,到底是店家變得無比謹慎小心,還是受了太多無法明說的委屈呢?

台灣的奧客文化很不可取,很多客人過度擴大解讀服務至上的意思,讓服務變得無限上綱之外,也慣壞很多不該出現的行為,簡直就是惡整店家一樣,換言之其實就是自私得忘記該尊重別人,有時候我都覺得以前公德心和別人注視的目光可以稍稍約束一下誇張的行為,但後來發現有公德心的好像只剩下少數,而且不分老幼,公德心消失的速度快得令人心驚,不過重建卻十分困難,順手朝車窗丟垃圾、吐口水、占用別人的店門口聊天、看到喜歡的就開口要等等,好像回到沒有受教育的年代,教育兩個字只剩下文字而沒有內涵了。

朋友開餐館的,就遇到為數不少挑食的客人,挑食是個人的選擇,但把挑食的工作丟給店家就是大大的錯誤,自助餐點菜還真的有人敢點「番茄炒蛋」再說出「幫我挑掉番茄」的,點「微辣蔥爆牛肉」後要求「我不能吃辣,可以幫我弄一份不辣的牛肉嗎」,如果店家拒絕就馬上在GOOGLE評論上貼出一星批評,嫌店家態度不佳;也有自己點錯餐點後死不認錯,堅持是別人的錯,或者點了餐點後不取餐裝死面對的,看了朋友經營一家店的辛苦,覺得客人水準真的不優,且水準與知識水平無關,有的知識水平高反而姿態也高,更是有恃無恐的奧客,也難怪很多經營熱忱消失得快,一天要是遇上十組這樣的客人,連人生兩個字大概就煙消雲散。

以上說的是還識字的狀況,遇上的奧客類型就是凹凹凹,不斷的凹,看能凹出多少東西。還有一種理應識字就是彷彿不識字的那種,大大的字都寫在板子上了,還是要問問看會不會有不同於板子上的答案,這可能就是出於對人性的不信任吧,覺得世間就是會有檯面上、檯面下的AB版,雖然這種事在商場上很有可能發生,可是發生在不是生意場上的時候,就會令人不耐。

前陣子去協助一個公關活動,工作服務的對象是以媒體為主的媒體接待區,為了方便做區隔,還是準備了一塊黑板來做提醒,但短短一個上午,大概應付了超過廿個民眾的問路、要水、問可以拿紀念品嗎、哪裡有吃的,還會有來問路就遺落一份早餐,隔了三小時後回來問說有沒有撿到一包早餐,我心想,這位小姐拿回去後還敢吃嗎?最後隨著人越來越多,我的夥伴受不了陸續前來不斷打斷工作進行的民眾,只好再去找了一塊大牌子,寫上「服務台在對面」,問路的人少了,改問「桌上的水可以拿嗎」,連工作人員的晚餐都差點不保,還有人手已伸到紙箱裡,被發現時才說「這個是主辦單位發的便當嗎」。

一起工作的夥伴之前也有參與過大型活動,她後來解釋,工作人員區一定要有人留守,桌上最好保持淨空、瓶裝水和便當及衛生紙等一定要放在身後,不然會有應付不完的「這個可不可以給我、借我兩張好嗎」,且他也曾遇過便當已經放在工作台下,還有民眾隔著桌巾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拿便當的,我們共同的問題是,各工作區不是都有寫字嗎?為什麼民眾表現出來的行為有如不識字,後來得到的結論是,只要那個答案不是想看到的,就當作沒看到,有開口索取就有機會,那個當下,不只經濟是倒退的,連民智都倒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