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登記證的謎之功能

身為前地方記者,很多人對於記者的認知就是好像有分路線,以為還有娛樂線、消費線、政治線、財經線等,其實這樣的認識也沒錯,只是那是都會區才有的規格,地方記者人數逐年凋零,只能憑分局來劃分轄區,沒有辦法依新聞類型來分,既然以轄區為主,在屬地主義的前提下,不管是大小人物大小事,只要發生在轄區裡,就算誰的,就如同早期警察界曾經流傳的謠言之一就是如果通報有發現浮屍,最早到的警察會用竹竿把浮屍頂一下,最好一頂就順水頂過界,過了界限就算其他派出所、他分局或是他縣市的事了,不過事情通常不會是憨人想的這麼簡單,認命是上策。

除了命案、意外事故外,另一個很花時間也不得不處理的就是大咖到訪!行政院長級以上的就算大咖,除非長官有很明確、很有guts地的說「行程不用跟」,不過很少主管有這樣的膽識下這種指令,因為何必跟自己跟運氣跟新聞大神過不去呢?乾脆就派個人力跟著就不怕出事。

行政院長級以上包括國家(現任/卸任)元首、副元首、行政院長,且行程不只要跟隨,最好還要提前半小時至一小時左右抵達第一個出現的場合,原因在這些院長級以上行程出訪一定會有交管,且前導車之下是沒有紅燈只有綠燈,前後包夾地隨扈車隊等,車行速度十分快,我們這種普通車子根本追不上,扣掉管制路段,沒有提前到根本就被擋在遙遠的外面,就算想拍照,用跑用衝的都來不及,如果有漏網之魚沒拍到沒聽到,這趟行程根本就是白追了,為了確保沒有萬一,早點到最好。

這些等級的大咖到訪,媒體除了提早到之外,還必須要做裝備檢查,要領取登記證後問可能的動線,然後只能站在紅龍外拍照,通常紅龍都擺超遠,以至於每次元首行程都要出動長鏡頭才夠用。另外這點我自入行到離職始終不理解,領取登記證後會進行安檢,不過有時候農曆春節期間的元首下鄉參拜行程裡,一般民眾可以排隊後就跟總統近距離領福袋、拍照,然後把記者隔在遙遠的紅龍後方,深怕我們越過紅龍會超線一樣,到底是在防誰?

馬囧時期的隨扈講話都很客氣,會事先來跟記者詢問有沒有要提問或是特殊鏡頭,可以討論紅龍不要拉太遠、或是橋動線不會被擋道,雖然馬囧下鄉講的話年年都一樣,相似度高到可以把去年的稿子拿出來小修一下就可以用,對此我嚴正懷疑馬囧的演講稿也是沿用前一年的內容;而小菜時期的隨扈就嚴肅許多,曾遇過安檢人員要求我先按一次快門給他看、要求旁邊的攝影機按一次REC錄一小段影片後,還要拿麥克風試講,才肯安心離開,這倒是讓我們傻眼,這是在擔心我們的鏡頭射出暗器或毒箭嗎?

最喜歡的還是低調的美青姐,當年她低調下鄉講故事,全程連同隨扈都有禮貌客客氣氣的,故事講完後我剛好聽到她的下一站是要去吃扁食,決定跟去看看,結果看到一個人稍微少一點的空間,然後廚房、櫃檯的阿姨們全部擠在店門口,悄悄的問隨扈說,吃完後可以跟夫人合照嗎?既然隨扈同意,我跟當時蘋果的大哥也決定跟著阿姨們排隊,默默的跟客氣的美青姐合照,覺得迷哥迷姐的日子也蠻有趣的,真的是酷酷嫂。

歷經幾個元首,深深覺得每個元首的風格不同,隨扈的氣質和待人就差異很大,前副總統李元簇的隨扈就是親切,即便在忙最後一程的後事,也是親切有禮的配合,反而讓我們這些守在屋外的記者覺得打擾和不好意思,但工作所需也沒辦法,還是可以體諒。

至於院長級以下的部長們基本上也會跟,不過就可以稍微視狀況了解一下行程安排及目的等,如果太無聊,大家同業講好沒興趣,就有可能裝作不知道某部長下鄉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