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瓜人第一次體驗菩提花的關機感

用油好幾年一直都不是很認真在使用,常常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多半是以薰香為主,最近被雷打到,可能也是收集闢在精油和植物油的部分已經收得差不多了,改買純露看看。

2年前入手的大馬士革玫瑰純露(保加利亞產地),還有朋友友情贈送阿拉伯茉莉純露(印度產地),還有n年前去卓蘭採訪香草小農時,農家送我的薰衣草純露我始終用不完,因為保養皮膚並不在懶人必做的清單內,不過還好的是用了好幾年的純露一直都沒壞。

我是敏感混和肌,兩頰乾燥發紅,T字會出油,所以大馬士革玫瑰純露混茉莉純露都是當化妝水在用,通常是洗完臉後噴整臉,之後再上自己調的面油薄擦後再上一層乳液,夏天就不加面油,純露噴完就上精華液或乳液,但這些步驟都是在有耐心和緣分之下才有的保養,但年過三十後,覺得有老感,不然在恣意妄為的對待皮膚,該擦的東西還是得擦(強烈建議不能再發懶了),因為乾肌相較起來容易長淺淺的乾燥紋QQ

過去我的純露經驗都是外敷,還有一罐德國洋甘菊買回來後就冰在冰箱裡,只有過敏時會拿出來噴一下,但是對於蕁麻疹的癢是沒甚麼止癢效果的,唯有組織胺最快又有效,但輕微的紅疹可以稍微減緩一點點,貌似安慰劑的功效;而多年前買的永久花純露雖然號稱化瘀,不過因為它有股焦木味,不算香,在香氣先決的麻瓜面前,它也不會常被翻牌翻到。

這次純露魂大爆發,一舉訂購了沉香醇百里香純露、杜松漿果純露、歐洲椴樹花(菩提花)純露、鼠尾草純露、真正薰衣草純露等五罐。中午先用杜松和沉香醇百里香各20C.C兌白開水600C.C,杜松帶股輕盈的草味和有點微甜的百里香,希望帶走沉滯不動的水腫,果然下午一直跑廁所。

晚上七點半來試喝20CC的菩提花純露對600CC的白開水,菩提花純露在我的木鼻聞起來其實沒有花香味,也沒有芳療版眾說的奶茶味,加在水裡也沒有甚麼甜味,很恰當的就是呈現草香味,喝了之後竟然從晚上9點半就開始覺得眼皮垂垂的,不過我下午可是睡了三個小時的午覺,照理應該精神飽滿,原來這就是芳療版上說的關機感,就是股濃濃的睡意,但為了記錄下麻瓜難得的經驗,硬撐也要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