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28天 值班加速麻木與冷感

身為待退老兵,還是需要兼顧一下同事的休假品質,該上班的時候還是得乖乖出門,當然也是有認識完全不出門,靠通稿走天下的啦,但這跟個人選擇有關,暫不在討論之列。

身為地方記者,值班的意思就是一個人顧全縣,不只是全家是你家的概念,而是整個縣轄都是我轄,這樣正常嗎?常理上來說是不正常,但在長期人力不足的媒體業,其實也算常見,人生就是在比上不足但比下有餘的小確幸裡不斷自我安慰,因為最慘的媒體是中央通訊社(俗稱的國家通訊社)的地方記者,在畸形的體制裡,通訊社的記者卻要發雞腸鳥肚的地方小事;不過奇怪的是,通訊社應該是賣新聞為主,銷售的對象是其他媒體,如果這事情不重要、賣不出去,卻要浪費人力在這件事,或許也是通訊社對於自己的定位很模糊吧。

以人力很吃緊的中央社為例,六都可能放三個記者,一般的縣轄市則是一到兩個記者,意思是上班的人幾乎是天天值班,在假平等的一例一休中,記者也沒有享受到所謂的福利,如果該縣市只有一個記者,那他休假的時候會是由隔壁縣市的記者代班,但一個人哪有辦法認識兩到三個縣市的眾多單位呢,那稿子到底誰寫的就不言而喻了,誰能真正休假?這種非特例的狀況,長官不知道嗎,社方不知道嗎,掩耳盜鈴要求休假人不能用發稿系統發稿(但該交的東西還是要交),這招各家媒體都一樣,當該是揭發不公不義的單位本身就是不公不義,在血汗的台灣好像也不意外。

還記得現任東家的長官曾在群組痛批,休假的人也該把專題綱要交出來,否則怎麼對得起同樣休假但因排到發app專題還是乖乖照發的同事?!先不談休假為何還被排到發專題,而是當高層壓根不認為休假就是休假,還要求同仁應向假日工作的人看齊時,就知道一例一休就是個假議題,就知道記者其實是最沒有勞動權的,雖然現在資動部毫不要臉的再度修法,更使得這件事成了笑話。

回到值班這件事,當年我未跳槽前,前東家有6個人力(雖然有1個是無效戰力),負責的轄區為1個分局、3鄉鎮、1國道警察,代班時是2個分局、6鄉鎮、1國道警察,跳槽後現任東家的人力僅3人,平時我的轄區為2個分局、7鄉鎮、1國家公園、1保警,代班時是3個分局、12鄉鎮、1國家公園、1保警、還有府會院檢調及黨政,遇到假日時,全縣就是一個人上班;從惶惶不安,成天擔心轄區出大事,這麼大怎麼跑得來,到大廟拜拜時求的不是姻緣桃花財運旺旺來之類的,而是拜託各路神明保佑縣轄平安,記者大概是比縣長更希望祈禱平安無事的人了。

到現在,一個月有一半天數在值班,我早已習慣,面對新聞不再是熱血澎湃要趕到現場拍照,而是知道飛車也趕不到,乾脆打給最近的同業請求支援還比較快,逐漸的新聞少了臨場感、血肉溫情感,只剩下不斷重組的文字堆疊,一個記者的熱情也在過勞的值班裡迅速流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