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上血型的工地背心

日前在台北市街頭經過一處工地,剛巧有砂石車正要轉彎進入工地內,工地的人陸續到門口來導引及指揮其他車輛,當時發現工地的工人們身上都有穿反光工地背心,背心上面還寫有公司、姓名以及血型,看來至少是個稍微重視勞安的單位。當天我不只經過一個工地現場,後來我也仔細觀察其他工地是否有類似的識別證明等,不過很可惜,其他都只是普通的工地背心而已,安全帽上也沒有特別註明姓名等資訊。真正重視勞安的公司或是老闆可能才會注意這些小細節,或者是該工地可能有出過狀況被勞安單位稽查,才會落實職業安全衛生法裡的相關規範及實施細則。

工地有很多安全上的隱憂,不過台灣營造業工程經常由大包承攬後,再由中包轉包給小包,一個工地不只有一項工程有中小包商,可能同時有其他類別的包商進駐,加上還會有短期的臨時工,到底有沒有人認識全部工人都是個問題,一旦發生工安事件時,個人資訊如名字和血型就成了很重要標示的項目。

過去跑工安意外的現場時,最頭痛的就是傷者的身分,通常光是人別身分確認就要花很長的時間,不光是現場救援的時間可能就要等上一小時,後續送醫時還得再等,有的工地主管認真一點的,會知道傷者身分,如果遇到是外籍移工,就更不容易,何況有的還是血肉模糊的狀態,如果沒有其他外在衣物資訊作為辨別,真的蠻困難,一場工安從發生到寫成完整新聞,可能要花兩到三小時的時間等待。

而一般工廠內的工安則因為工作人口相對單純,要釐清人別時速度較快,但工廠如果遇到工安,對記者來說最痛苦的就是沒有照片了,因為門口的保全就會死死的盯住這些守在門外的豺狼虎豹,怕我們伺機闖入,但大家都是出來混口飯吃的,誰會去為難門口保全大叔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