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移工的薪資變化觀察台灣經濟衰退

最近工作接觸到一些外籍移工,透過不甚輪轉的中文溝通裡,拼湊出台灣勞力密集產業經濟狀況不斷向下的樣貌,亞洲其他國家的經濟則是相對逐步翻轉,這些來自早期刻板印象裡的落後國家移工,在台灣與東南亞國家間頻繁移動,移工就像是逐工廠而居的移動人口,到了台灣後,在從台灣北部工業區流轉到中南部的工業區,從事的工作也很多元,從科技電子廠到水泥瀝青廠,哪裡有工作有錢領就往哪裡賣勞力,不過台灣現在也不再是移工心目中的首選,韓國經濟崛起,薪資也提升,讓移工心動,台灣的低薪高物價讓移工也受不了。

這次認識的外籍移工的是附近移工宿舍裡找的,一棟透天厝改裝成宿舍,住了廿來人,來自越南、泰國、菲律賓和印尼等,一棟房舍就像聯合國,也來自不同的工廠,只是透過仲介集合起來,集中管理,屋內有監視器,還有相關的住宿規定,不能帶女生進去、要定時打掃等,房租則是每兩個月扣兩千元,水電再均攤,為了節省開銷,每個移工會拿出自己的絕活,有的會煮菜,就負責買菜料理晚餐,有的會理髮就幫忙其他同鄉理髮,能省到一元就是賺的。

工廠類型的移工往往住宿環境不見得舒適,有的扣房租集中住宿,有的則是住在工廠樓上的違建,有的則是由老闆會另外買貨櫃屋做為住所,也是住在工廠裡,這種不一定會另外收房租,但也是一種白天在工廠上班,晚上則兼職當工廠保全,偶有的小確幸大概就是騎著腳踏車去逛夜市、把七辣、在悠悠哉哉的騎車回工廠吧。

來自泰國的阿弟今年51歲,可以說是見證台灣經濟起起落落,他在22年前來台灣工作,第一份工作就在苗栗頭份的華隆紡織廠,一做就做了九年,他說,當時在台灣泰勞人數很多,以前台灣同事也對他很好,中間因為政府規定移工最多只能在台灣工作九年後就要出境,他就來來回回的往返泰國和台灣之間,也做過不同的工作,待過不同的縣市,後來政府已經修改規定,移工最多可以連續工作十二年才出境,但現在這個選項對移工已經沒有吸引力了,阿弟說,他這份工作已經兩年多了,前年工廠發展還不錯,幾乎都可以加班,假日也需要人手,薪水加上加班費一個月最多可以領到四萬多台幣,扣掉房租水電生活費,還可以存一半的錢寄回家,但是去年整年幾乎沒有甚麼班可以加,沒加班就只剩下基本工資的兩萬一千多,還要扣掉仲介費、房租水電和生活,只剩五千元,他因為年紀大了選擇比較少,有的泰勞就已經決定離開,回去泰國工作,薪資跟在台灣工作扣掉相關費用後差不多,又不會承受思鄉之情。

阿弟離婚沒有小孩,很期待三月下旬工廠讓他們放廿天的假,他要回家看七十七歲的老媽媽,還很開心跟我介紹他媽媽身體很好,會騎著摩托車上市場、會種菜,他的願望是存點錢買大一點的地,以後一起生活。當年他要離家工作是因為姊姊在外頭欠了很多賭債,家裡所有親戚都被借錢,兄弟姊妹都在幫忙還債,可是姐姐並未收手,他只好出國工作賺更多的錢,希望讓媽媽過好日子,前妻也因為他長年出國工作,早早就分開了,他笑說,等老了以後回泰國後再找個伴生活就好,可以照顧媽媽、種田、種菜、養螞蟻賣螞蟻蛋換錢就好。

阿弟說,他的泰國同鄉朋友中,去年就有四個人回去泰國工作了,如果英文好一點的、會考試的,就會去韓國工作,因為在韓國,一個月正常上班的話可以領四到五萬,如果上夜班可以到六萬,願意一直加班的可以到七萬,這樣的薪資對於移工來說很有吸引力,而且如果是在韓國工作,不需要透過仲介,所以不會被扣仲介費,如果不適應也可以換公司,不會被綁死,因為是國與國之前在談勞力輸出,而不是透過民間公司作業。

在阿弟身上某種程度也是台灣勞工的困境的投射,沒有其他專長,靠勞力工作,因為工廠沒有班可以加,光靠最低薪資在台灣生活很難存到錢,就失去了出國工作的意義,他說,泰國薪資一個月大概9千台幣左右,但物價跟台灣差不多,不過好處是不用扣房租和仲介費用,做的就是自己的,這也是越來越多的青年返鄉,回到原生地找工作的另一種解讀,因為大都會的房租生活費高昂,縱使薪資較鄉下高,可是存不到錢也是假的,除非能有特殊專長或是可以換錢的技藝,不然台勞和移工其實沒有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