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9天 離職不難難的是道別

新聞工作做久了不敢說四海皆朋友,但不同領域的朋友還是多少結交了一些,這些跨域的友人們也是因為工作才有機會認識,一旦要離職,未來要碰面的機會就少了非常多,越是這樣的朋友才越是難開口道別。

今天下午接了通波麗士姊姊的電話,默默地打來問說怎麼最近看我到處幫同業貼新聞分享,怎麼不是貼自己,覺得哪裡怪怪的, 之前我同事離職走的靜悄悄的,離職後就失聯找不到人,她說這次她敏感度加強,決定提前打來問問看怎麼回事。接到這種電話備感窩心,這個姊姊縱橫北區記者界十來年,歷任要交接,前輩一定把新人帶去介紹認識,也就順勢告訴她要走了,果然反應一如預期。

每每走進這個分局,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超大聲的笑聲,和永遠嚷嚷要減肥但衣服越穿越寬,以前跟著警察中午搭伙個一兩次,她一見到這些年紀差她一兩輪以上的小輩們,莫不幫忙留飯留菜留湯,大家吃飽窩在一起喝茶、想梗、找新聞點,一起嫌棄黃昏牌冷氣很熱,這是當年在舊舊小小像違建一樣的地方建立起的革命情感,隨著夥伴們一一調走、離開,她一直說,現在的新人都不太來跟我們互動啦,大家好陌生,那時候只覺得好可惜,這就是時代的演變吧。

前幾年的新聞環境還算勉強的時候,記者跟警消的關係很緊密,早年的前輩是喝掛睡在分局沙發,到我開始泡在分局時,偵查隊的警察們年齡幾乎都跟我爸差不多,對待後進們也是很關心,當然也是有無敵臭臉王跟官僚派份子,但資深的小隊長就是厲害,遇到不管認不認識,多半先泡個茶招呼一下,邊喝邊問互相認識一下,喝個幾次茶就熟了,再熟一點就可以吃消夜。完全可以理解警察就是這樣查案的!

現在的偵查隊年齡普遍跟我差不多,年輕人嘛,不認識我幹嘛鳥你,在門口遇到就先問有事嗎?不然就是丟給長官去應付,滿滿的距離感,也不太能像以前臉皮厚厚挑個休假的人的位置,電腦打開就可以發稿裝熟亂聊天,現在的新記者也很不容易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