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生活面對缺工的巧思

台灣農業實力堅強,不過因為農村及務農的青年勞動力人口不斷流失,其實農夫最擔心的問題之一就是缺工,過去採訪的時候,每每問到農夫的困境就是務農者的年齡幾乎是兩極化,勞動力面臨斷層,在地的務農人口不足,又不能因此進用農業外勞,有土地的老農沒體力繼續,想務農的年輕人沒有農地,租得到農地的擔心明年沒得續租,因此務農雖有商機,但是真正有實力(錢)可以投入的人並不是這麼多。

政府面對農業缺工問題時,政府官員下鄉時經常會提到用機械代替人力,不過機械造價昂貴,買了以後要多久或是種多大面積才有可能回本,如果資本不夠雄厚,誰敢動輒就買機械來取代,不過台灣人力成本高是不爭的事實,回到農村裡,經常看到的景象就是全家回來務農,就像開小吃店、便當店等,在小本經營的前提下,只好用自家人,耐操好用又無法抱怨,農夫也是。

前陣子聽到一個很有趣的訊息,位在後龍的花生田開放採摘,條件就是跟地主平分花生,剛開始半信半疑,怎麼會有這麼好康、又這麼傻的事,人家種花生種一季,結果到了收成期還開放陌生人採,對分花生就像以工代賑,拿花生來付工錢,如此好玩的活動,不去看看怎麼行。

當天天晴溫暖,帶著帽子、飼料袋、板凳、手套、換上雨鞋就出發到花生田,中午一點多花生田裡就蹲了不少阿桑,錯落在一行行的花生葉堆裡,我雖然在鄉下長大,但也沒經歷過拔花生的年代,花生對我而言是陌生的、印象中長在沙地裡的、好像很麻煩處理。

我媽說,她小時候常常去幫人家拔花生打工,裝滿一個塑膠油桶的花生可以換一元,當時的物價就是十塊錢可以剪三姊弟的頭髮加買三支清冰年代,所以有機會拔花生換錢也不錯。去年我媽曾闢了一區來種花生,結果種出來的全部營養不良,光是拔下來、清洗的工序就一大堆,吃起來超無感。

這次實際去專業的花生田才知道,原來沙地裡的花生拔起來沒這麼吃力,每顆也至少都有兩節拇指大,跟我家之前種的簡直天差地別,不過聽農家說這批如果給機器採不划算,才會乾脆開放人家採,然後拿一半就好,原來那塊是契作的花生田,可能因為今年天氣或是田間管理問題,品質不太穩定,我猜測是如果用機器採收,一方面會壓壞花生,影響上繳的量及外觀,另一方面就是收成的量不足以支付雇工及機器採收的費用。人工採摘的好處很多,既不用花工錢,一半又可以拿回家吃或是賣,當然會挑比較漂亮的花生,第一階段就已經進行篩選,至少上交的花生不會太糟。

這也是缺工問題的解法之一,一旦選擇高經濟價值的作物,就有機會這樣做,因為就算只有一半的產量,販售所得的利潤還是高過損失,透過換工換花生,雙方都有利多,隔兩天後又再度去另一塊田區採花生,這次田區因為風勢強勁,臨路又空曠,其實花生品質不佳,花一樣的時間採收的量卻差一大截,就可以知道為什麼農夫寧願送一半也不用機器採,真的太醜啦,不過如果是自家吃倒是無妨。

在田區包得像個農夫,最好玩的還是不時會有人停下車子來問花生怎麼賣,聽到不用錢要自己採再分一半,有的就直接開口「你開價多少、我跟妳們買好了」,畢竟當天風大又冷,吹得我滿臉沙、我爸說耳朵都積沙了,吹風吹得頭痛,「整袋都是非賣品!」。

農業缺工的困境遲遲無法獲得改善,所以很多農業蔬果產銷班就推出換工模式,水梨產銷班在農閒時,可能去幫柑橘產銷班協助採收,柑橘收成後產銷班員再去水梨園幫忙,雙方換工來湊足人力,山不轉路轉,沒人的時候就登高一呼,大家總有互相需要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