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22天 八卦煽情養出的理盲又濫情

今天很熱門的一條新聞是國防部長馮世寬在立院質詢時爆粗口,有立委提到當天的記者會上有媒體懷疑是否有投共的可能,馮世寬直回他媽的,這句粗口讓被狂新聞酸到87分的部長頓時分數回升,馬上化身100分部長,獲得網友一片叫好,這就是理盲又濫情的結果。馮世寬的回應在媒體及公關操作上只能說是照劇本演出而已,但一般民眾無法看出劇本的走向。

墜機發生後國防部召開的記者會上,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提問「這架失聯幻象戰機所從事的是一般訓練或戰備訓練?當時日本與中共空勤狀況為何?這架飛機有沒有可能貼海飛行,避過雷達搜索,未排除駕機投共的可能?」因為根據失聯前最後的位置,恰好台灣、日本和中國的軍機都會出沒的領空。

就媒體人來看,這個提問是很適當的引言,讓官方有機會說明戰機最後光點消失前的位置,可以向外界說明我軍對於鄰近國家的飛航動態是否了解,其實是給國防部一個順順的台階解釋情況,今天就連升斗小民對於人機都不見,加上兩岸的敏感時機,雖然帶機投靠根本不可能,但還是會有人有這方面的提問,不過國內的媒體根本沒機會問這個問題,一旦問了就會成為肉蒐攻擊網路霸凌的對象。

台灣普遍存有權威體制觀念的遺毒,軍人保家衛國如今失聯怎可以詆毀情操,對於這條新聞底下的留言幾乎一面倒,痛批提問的記者沒讀書云云。如果宏觀來看,整個劇本(新聞操作)本來就是有媒體會提問,但這個提問是中性疑問句,讓官方講清楚,但因為當時沒有人知道飛機去哪了,當然不可能斬釘截鐵說不可能,最終只能用一個「不太可能」作為回答,既已回答提問,又保留些許模糊空間,最後再由國防部最高長官出面再演一次強度更強的堅決否認變節的可能性,盡到鼓舞士氣(?)安定百姓的用意。

如果理性來看,這就是新聞演繹下的政治公關秀,無關媒體知識與道德之類的,但台灣閱聽眾長期在無腦的電視新聞不斷重複的煽情、不思考影響下,解決那個提出問題的人,讓他成為替罪羊就是最快的捷徑,反而無視國際媒體的存在,讓新聞不再只有小島情懷而已。

自由亞洲電台背後的老闆之一是美國國會的預算,與自由歐洲電台屬於「姊妹台」,自由歐洲電台在冷戰時期肩負傳播不同聲音的使命,促使柏林圍牆倒塌以及蘇聯共產黨集團垮台。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過去也經常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也是其中的專欄作家,在中國境內控制的力道遍布媒體傳播管道及網路,鄰近如台灣也有媒體儼然成為中國的傳聲筒。難能可貴的民主中,才能辦法容納不同的聲音與不同的媒體,希望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可以更珍惜這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