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11天 上班耗盡心力起碼休一整天才補得回來

整個11月只需上班7天,這完全是新版一例一休下的結果,因為新版一例一休將特休假分成兩階段,依到職日做為分水嶺,到職日前按比例我有12天的特休假,到職日後至明年到職日前,我有15天的特休假,加上月休八天,整個11月我有23天的假可放,且為了壓離職日在月底,只好卯起來放假,加上記者幾乎都是領當月薪,我的有薪假也在一一倒數中即將用罄,緊接著要面對的就是失業啦。

為什麼寧可失業也要逃離媒體,前媒體人黃哲斌曾寫過一篇文章,期許台灣也能有自由人存在http://theinitium.com/article/20151031-opinion-huangzhebin-03-twmedia/
可惜現在各家媒體只有立場沒有真相,即便有些許的線頭資訊作為揭弊的線索,也已經不再有揭弊的能力與空間,因為新聞自由早已被資本主義、財團及政治所把持及全權掌握,光是農地回歸農用都可以面臨巨大髮夾彎,這本該是媒體應持續監督的責任,最後卻淪為政治幫兇。

民進黨政府主張的一例一休修改案,更是顯示不論何黨執政,都會變成資方的打手,勞動部不只在馬政府時代就已被戲稱是資動部,小英政府當初選舉時主打的勞工政策也全然化為烏有,硬要修改的一例一休真的是陷勞工於不義,資動部長林美珠答詢說的會要求資方自律,會以海報、微電影等方式宣導,誰才是幹話王。

台灣勞動力轉型未成功,在新創產業的工作者多半不去在意工作時數長短,因為他們是在為自己的收益做事,他付出的心力及時間越多,收益越高,當然為了創造自己的財富及成就感,這些新創青年從不在意加班或工作時數多寡,但普遍來說多數的勞工只能出賣勞力、時間換取微薄的薪資或是努力加班賺加班費,如果政府沒有一個規範時,過勞是必然的結果。

周休二日實施十多年,但真正受惠的勞工有多少,或者可以說周六上班有以加班費方式計算的有多少,這才是政府應該去統計、去勞檢的,民進黨政府的一例一休是強硬地去關上勞資協商的大門,如果資方願意拿出應付的加班費給勞工加班,可能是雙贏,但一例一休下卻擋下對於是否勞資雙方對於能否加班的可能性。

政府的政策具有領頭作用,當宣布周休二日時,一般大型企業可以比照辦理,中小企業則觀望一陣子再考慮是否施行,因此政府的法令應該是最基礎的勞工權益保障,不過新版的一例一休可以透過排班連上12天班,這真的令人驚恐。以前是資方拜託勞方,能否配合加班,加班費或者可以談,但法令若順利通過,姿態就完全不同,法令說可以連上12天班,你只能乖乖配合,那這中間的犧牲莫不是犧牲勞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