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中還是要微笑

這好像是職場人生裡第四次無業的狀態,大學畢業9年11個月裡,換了三次工作,其中有兩次是在平面媒體裡,有時候人就是這樣,不一定知道喜歡甚麼,但是很清楚知道自己不喜歡甚麼,可能可以騙別人,但就是騙不了自己,這樣對自己超坦率也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因為是自願離職,無法申請俗稱「失業救濟金」的「失業給付」,也因為沒有忍到年終,所以也少了年終獎金,不過也不用太傷心,因為媒體業的年終很卑微,不管考績好壞,多則1.1個月、少則0.8個月;前東家甚至曾出現依KPI領0.25個月的呢,不過KPI算出來甲等的也才0.9個月,想想都是一樣的。

雖然已成無業人士,但還是有朋友請吃飯,分局裡一個差不多年紀的副隊長高升,大家有緣再同一個辦公室相處了三年,甚麼樣貌都見過了,酒過三巡醉倒在沙發上、怒吃溪湖羊肉爐、一起啃萬巒豬腳、大啖正港近海石蚵、夏天少不了的電廠枝仔冰、不時還有飲料點心餵食,最近的廣告說友誼都是吃出來的,真的很寫實,記者待在警局的時間很長,只要人品不要太差、個性不要太怪,大家吃著吃著都變好朋友,很開心雖然要離職還是有參與到朋友升官的一刻,希望朋友們未來一切都好。

有個平常沒有到很熟但常常關心我有沒有再去爬山的小隊長多次來聊天,看得出是真心誠意的問候,一直在幫我想後路,跟我說走投無路的時候,偵查隊永遠可以支持,不然就來考警察,現在三等不容易,不過可以先考警特班,等下放到分局後再來偵查隊支援,雖然每個人都在練肖威,但肖威裡還是充滿溫馨,這大概就是刑事小隊長的暖心風格吧。

席間接到仍在媒體業奮鬥的好友來電恭喜我擺脫新聞人身分,小隊長還狐疑地問我「離職笑得這麼開心,記者上班真的這麼痛苦嗎」,對阿,上班期間我天天都在掙扎和自我懷疑,是否要跟媒體共存亡,有值得共存亡的人嗎,結果離職的選項時時刻刻都浮在眼前的時候,答案就很明確了。

也給每個在職場上不斷猶豫掙扎的朋友們,答案真的一直都很清楚,只是我們要不要正視它、賭它一把、承接之後的風險。不管離不離職,身心健康及家人都應該擺在第一位,因為工作上的一切都可以被取代,但這些無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