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1天 最後階段有點緊張又有點開心

最近很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下一步去哪裡、要去哪兒高就、一直都有人猜我要去另一個媒體工作,也有人問是否要去公部門當約聘僱…等等之類的,這些其實都不在我的選項裡。

新聞人的媒體魂其實很怕「膩了」這件事,偏偏地方新聞就是那樣容易膩,如果不受外力影響的前提下,觀察地方政治變化及版圖推移這件事本身是有趣的,因為選民結構不同,一個人口不斷外移的鄉鎮及外來人口不斷湧入的鄉鎮,在選舉這件事情上的操作就截然不同,科技進步連帶選舉這個極度與人際有關的活動就也變得更複雜及好玩,光是觀察傳統派系在現代選舉中如何展現身手,或是新興選舉幕僚如何影響議題設定,就充滿興味。

原本有在思考要不要待到選舉結束後再離開,可惜紙媒崩壞的速度遠遠快過選舉時程,金權及葉佩雯小姐老早就開始介入,這使得「觀察並寫出來」這件事情不復存在,只剩下立場,猶如現在的新聞已然只有立場沒有真相一樣,用有色眼光及特定立場得到的東西就只剩下新聞價格在操作,那些文字就不再具有價值。

很多真心的朋友對我抱以祝福,真的很感動,至少職場這些年還有認識真心人,畢竟社會大染缸看久了對人性總是投以懷疑,就像新聞需要反覆驗證及觀察一樣,人心也是,久而有之都會在信任的內層加以薄薄的質疑,已經很久沒有全心全意的信任這件事了,某種程度來說大概也是職業病,只是這個職業病不一定只有新聞圈才有。

前陣子看過一個護理師寫的文章,要能夠全身而退正常上下班不會被告,就要凡事親力親為以策安全,其實很多行業也是這樣,有的是真心想害你、有的是無心就害到你,要閃過層層攻擊就只好親自出馬應付方為上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