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2天 蘋果世代的悲愴與反動

七年級生從小到大都是被汙名化的一代,也是台灣經濟起飛過後逐漸走下坡的時候出生,還沒進入職場就被媒體稱呼是「草莓族」,帶有不公正不客觀的有色眼鏡批評,認為空有學歷沒有實力、抗壓性低、服從性不高、忠誠度不高等等負面詞彙。近日又出現了「菜尾世代」的稱呼,雖然不好聽,但卻是非常寫實,如果以盛宴來形容過去台灣的經濟,到七年級就業的時候,現實面就是只剩下撿菜尾的。可參考:像我這樣七年級的人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813)

七年級的我們,沒有意外或是變故的話,大多是在衣食無虞的環境成長,因為父母並非是戰後嬰兒潮,而是從台灣窮困之際到台灣錢淹腳目的黃金年代結婚、生子。我媽是藍領工人,她說當年她剛出社會時,月薪是130元,工作6、7年到要結婚的時候,月薪加上加班大概可以到1500元。而到民國85年左右,自有地自建房屋大概400萬就夠,雖然薪水不高,但是卻沒有想過會不會沒有錢這件事,因為景氣好到不行,只要願意工作、願意加班,一定領得到錢,而且是「可以改善生活」的薪資,雖然不高但以當時的物價水準來看,是夠生活的。

反觀現今七年級中期,大學一畢業就面臨2008年金融海嘯,百業不只蕭條,倒得倒、垮得垮,每家公司沒裁員就偷笑了,人力需求完全凍結,政府帶頭喊出22K的薪資,讓台灣總體薪資一口氣倒退10年以上。

我畢業當年的年代新聞台記者一職開出的價格就是剛剛好的22K,這個被廣泛稱呼為「草莓族」的七年級生也是咬牙下去工作,當時台北的房租也是一個月可達6000元到8000元的水平,一碗乾麵要35元以上、一顆滷蛋5元左右的物價,也沒有看到因為薪資太低就不工作的,堅毅的面對低薪撐下去,迄今工作快10年,相同工作的新鮮人薪資水平也只有稍稍上漲到25K,但物價已經沒有35元的乾麵了,也吃不太到5元的滷蛋,也沒有當年隨處可見的50元便當,現在便當動輒75到90元。3000元的薪資上漲幅度,根本比不上飛升的物價。

媒體業幾乎很少調薪,要加薪只能靠跳槽,做一樣的工作內容、跑差不多的記者會,但跳槽一次可以加個三、五千,死不跳槽長官也不會感激你,因為長官可能還比較早跳,傻傻守著一個坑,服從性及忠誠度高到爆表,然後苦死自己,那不如順從草莓族的特性,機靈點該動就動,遇到好的薪資條件當然就走,不能再用傳統的守著退休金守著工作的心態,這是長期遭汙名的草莓族的反動。

草莓族與菜尾世代都是同一批人造成的,少了考試帶動的階級流動,讓既得利益者像吸血鬼般不斷的吸取資源,造成老而不退不休、不願釋權的老生代仍位居高位,繼續以舊思維在面對充滿變化的新世代,持續以低薪壓迫、汙名化經濟市場裡的中堅份子,讓職業無法進化及進步,到底草莓是誰?受夠了草莓、也不想當橘子、水蜜桃或是菜尾,堅強堅毅的七年級還是每天一蘋果、醫生遠離我,繼續在職場上當個心態健康正常、隨機應變的小兵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