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7天 歡送餐會見證老中青傳承之青年代我要離職

近日已然進入倒數的階段,一直在工作上多有提攜的前輩們也不忘展現溫情,準備一桌讓我自己邀請好友們一起聚餐,前輩的好意我銘感於心,他們才是台灣報業的寶,經歷過台灣報業的黃金年代、隨著報業持續衰退,他們依舊堅持崗位做該做的事,有個自由時報的前輩很有趣,每每遇到爭議的新聞,他就會很自豪地說「我領的是自由時報的薪水,不是領縣政府的錢,該監督就要監督!」也是至少我回鄉這幾年,看著自由時報歷任三個長官,跟縣府關係處理的最微妙的一個,不過那個氣魄也是我認為時下其他報業所欠缺的。一旦跟政府變成甲方乙方的關係時,腰桿就再也挺不直、講話不可能大聲了,人家也不再會敬重媒體人的角色,只差沒有說出「還不是跟我們要經費!」。

這些前輩們的經歷是台灣新聞史的縮影,有跑新聞27年的、有25年的、有22年的,還有中生代跑新聞資歷13、14年的,最菜的就是我了,只有短短6年,一桌老中青只有我青一人,一方面可能是因為我是邊緣人,沒啥年紀相當、氣味相投的朋友,另一方面也是年輕一代跟這些前輩們真的也很少交集,少了手把手帶出來的情誼,相對也少了很多吸收經驗的機會,雖然說現在新聞跑法可能跟以前不大一樣,不過人際關係這層經營是不會變的,拿捏跟受訪單位之間的鬆緊,如果能有前輩提點,會輕鬆很多,畢竟有些單位有些人平常好來好去,但真的是燈不點不亮,常常會有國防布擋著。

前輩們都是從手寫稿紙時代就開始跑新聞,一天手寫兩千到四千不等的稿子,還要掌握時間洗出來,送進火車站的稿袋裡,如果很趕的時候,甚至還要追火車,真的過了火車時刻,有大事就要寫好稿子用電報傳回台北,前輩說「電報計價是算字數的!」,還有前輩也曾親自坐計程車送稿子到台北,我們根本無法想像那是個什麼樣通訊不便的時代。蘋果的前輩說,他曾發過兩張價值超過6000元的照片,因為深山裡只能靠衛星電話來傳照片,傳送的時間就是金錢,傳得當下他也不知道要這麼貴,傳完之後還是自己掏腰包乖乖付帳。

以前的記者登照片也是有高昂的稿費,前輩們在餐會上分享,曾因為稿費收入太高還被國稅局課稅,也有過一年的稿費超過12萬以上,所以才要被查稅,早期平均一個月稿費都可以有一萬多,聽在我們這些中、青生代的耳裡是無限羨慕,我當年平面入行時,前東家就是屬於沒有稿費,拍再多再好也是應該的,換了現任東家之後,開始有了稿費收入,所謂的稿費就是照片錢,不是傳了幾張照片就算,要依刊登出來的張數算稿費,一張照片五十元,不過到我們這一代因為版面小了,一個月的稿費至多才一千出頭,後來今年(2017年)改了稿費計算規則,一張照片25元。

原本有顆鏡頭壞了想換,不過新鏡頭一顆大概要八千多元,經過精密計算後,假設8000元的鏡頭要在版面上登出320張新聞照片才夠本,而一天大概只會用到1張照片左右,1個月上班22天來算,且上班日都要有登一張照片,需14.5個月以上,索性鏡頭就不買了,改用手機拍。

見微知著,從小器材裡見識到了報業的衰敗就從器物開始,我身邊也有同業朋友的相機包價值一、二十萬元的機身與鏡頭,那真的是對攝影有愛,不一定是對新聞攝影有愛,不過也有越來越多的前輩、同輩、新生代都改用手機拍照了,畢竟輕薄、多功能、畫質也還可以,長官讀者誰會要求呢?

前輩說以前底片時代,一張照片的稿費動輒三、五百元,照片要拜託熟識的照相業者幫忙趕時間沖洗,從最一開始的直接貼照片,後來跟著時代進步,照片洗好後用掃描的傳回台北,蘋果前輩說,他走過那個掃描傳送一張黑白照片要7分鐘、彩色照片一張要21分鐘的年代,所謂彩色照片檔還是RGB三原色一層一層去調出來的色彩,聽在從小學開始學電腦的我們耳裡,簡直是天方夜譚,光等待的時間都可以喝掉一罐酒了吧,難怪前輩們酒量都千杯不醉,每天都有很多時間可以練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