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工作群組的藝術

雖然早就在休離職前的特休假,沒休完也不能換錢,公司也規定一定要休完才能走,不過在最後一天在職的最後時刻,不免俗的還是要跟工作群組裡的人道別,但道別要打些甚麼內容,著實讓我苦思了一下下,最後還是官腔官調的感謝了多年來的協助與合作,希望大家順心如意之類的。

在那個最後一刻可以說真心話的時間裡,我還是孬種的講空虛的官話,覺得真是有夠虛偽的,明明在那最後一刻的前幾天,心裡已經先想好一段話,包括祝福大家良禽擇木而棲,審慎評估未來的風險之類的,但等這個時刻到來的時候,又龜縮回去了,想著各人造業各人擔,好自為之好了。

一個工作群組14個人,其中扣掉3個當官的,只剩兩個跟我是前後期進去,兩個是其他中心整併過來,剩下一半以上全是這兩年內加入的,同事間一年只見兩次面,彼此沒感情,想想也真的好可怕的流動率,幸好我也要離開了,只好官話說一說,12點01分準時退群組,擺脫群組的控制,這比男女關係間的控制還要嚴密,男/女友間看完不會被迫要回「收到」,而且不分時段,吃飯時間如果沒注意到,還會接到電話叫去看群組,再回「收到」,每個長官簡直都得到「收到病」,沒看到會死!

過去曾聽前主管抱怨過某同事要離職都沒有去有一干長官在的群組打招呼道別,很不懂禮數之類的話語,當時我心想,他都要走了做這些有何用,後來才想到「阿!這是長官沒教好」的問題。畢竟總編輯也在的群組,大家都不敢造次,等到我也到了這一刻,對於是否要不要懂禮數這件事大概又想了兩秒鐘,後來還是決定當野蠻人好了。

當初對我有提攜、指教、肯定與幫助的長官幾乎全都退休退光了、轉職到其他媒體去了,剩下的鳥官只懂得上下交相賊沆瀣一氣亂搞一通,它們眼裡只有官位保衛戰也沒有記者和新聞,都不是值得尊重的人,只好順從內心放他們去吧,就一聲不吭的退了群組。

只是沒想到被老同事給截圖下來,他在隔天的餐敘上默默出示截圖說,很準時的退了群組覺得感傷,「甚麼時候可以換我退出群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