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兵倒數23天 摔了一架飛機之後

20171107一架幻象2000及飛官均告失聯,事情扯上軍方,通常都不太好處理,軍方和教育界某種程度來說是相對封閉且保守的單位,出了事不只口風緊,因為有連坐處分的問題,在裡面的人說了就會有事,寧願背黑鍋也不要當出頭鳥,這是我所接觸的軍教。

不過在摔了一架飛機之後,不比霸凌還是管教過當的問題,通常這件新聞的權責不會落在跑地方的記者肩上,多半是以跑國防部的軍事記者為主,一方面發言人會由國防部為主,地方記者僅需要顧著一旦獲救會不會送到所轄的醫院就好,或是要注意轄區是否有飛官的老家。

2011年9月花蓮401聯隊有2架F-5戰鬥機在宜蘭東澳撞山墜毀,當時還是菜菜菜鳥的我見識到資深記者的威力,當時我的主管是衝力十足的社會警政型長官,前輩是擁有30年採訪經驗的在地大老,帶著出道不到半年的菜鳥跑軍事新聞,遇到大新聞才是實力見真章,一條新聞發生後不是只寫一條稿而已,報社直接丟來要兩塊版,就看到前輩們各自發想,從肇事原因推估、飛官背景、戰機背景、摔機紀錄到家屬友人、同袍長官說法等等,甚至還有2、30年前摔機地點的巧合之類的,這種就全仰賴資歷。

通常摔飛機都會是隔天的頭版,以1108的頭版為例:
聯合報「川普籲北韓上桌談判」
中國時報「電競納入運動產業 就是要KO南韓」
蘋果日報「幻象墜海 漏夜搜救飛官」
自由時報是「幻象基隆外海失聯 漏夜搜救」

蘋果其實是四報裡截稿時間最早的,聯合與自由最晚截稿,中時大概就是無政府狀態吧,才會放在A6政治版裡大概五百字篇幅,連個飛機照片都沒見刊,彷彿平行時空,用一個軟不啦嘰的頭版掩蓋對台灣軍事新聞的不重視,墜機事件發生在晚上七點多,國防部及新竹空軍基地都在晚上十點半前後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這個時間距離截稿尚有兩個小時,所以版面就是經過決策後的呈現,真心覺得失望,不只是新聞操作,而是對於不重視而心寒。

記者的優勢也在一點一滴裡消失,早期的母雞帶小雞去思考的模式幾乎隨著老記者一一退休而不可見,如今只剩下新聞稿單一呈現,少了觀察與文字的溫度。

作者:

魚愚不分

曾醉心於新聞傳播,揮灑健康和酒量,如今已清醒,逃兵一枚。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