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接觸人世間

有時候很喜歡跑郵局是因為郵局有很多員工是樂於和洽公民眾攀談瞎聊,也願意耐心回答問題的,離開高來高去的新聞圈,開始重新接地氣的生活,認識一下升斗小民怎麼樣趕在五點之前要把重要文件準時寄送出去。

這次配合要做的就是騎著機車去找郵局、買匯票。從小到大我只知道郵票、還沒看過匯票長甚麼樣子,先去排了郵務專區的隊伍,窗口先生教我說先去排隊抽號碼牌,還要填一張綠色的單子,看到上面要填甚麼匯款人帳戶或是單位名稱之類的,心一慌很怕寫錯,幸好很快輪到我的號碼後,是個熱心的白髮阿北,問他一堆問題他都很熱情回答我,還順便問了句「你是學生嗎?畢業了嗎?有沒有20歲?」,為了滿足他一下,我還要佯裝羞澀的回答「對阿,今年剛畢業,所以還很菜、請問這個要填甚麼?」老伯再回答我「很像大學生阿、年輕真好、覺得自己已老」,害我喜孜孜一會兒,不過隨後就想到,該不會只是想套我是否年滿二十,可以買保單之類的。

身為而立之年的青年,這幾年來最大的成長就是雖然會對陌生人稱讚年輕這件事感到開心之餘,順便懷疑人家是否有求於你,例如要賣儲蓄型保單、或是要賣保養品保健品之類的,已然喪失了對陌生人讚美的信任呀!!!

重新回到人世間也覺得正常人的工作實在也是很疲累,跟新聞工作有很大的不同的是要幫忙賣笑,不過這種賣笑成分又更踏實一點,更接近人與人之間的賣笑,敵消我長或是我消敵長的態勢就更為明顯了。以前跑新聞要幫忙套關係、賣交情,有時候真的不想笑也不會怎樣,也沒人敢講話,甚至還會是別人帶著有求於你的假笑靠近,那個時候都覺得虛偽得要命,但大家都繼續裝,我也只好跟著裝,但心裡很厭惡,現在不一樣了,現在要換飯吃、且目標明確,倒覺得更有人味了,笑得也比較真心、自在了。

作者:

魚愚不分

曾醉心於新聞傳播,揮灑健康和酒量,如今已清醒,逃兵一枚。

發佈留言